六月 25th, 2010

只差五分钟

我错过了

我那趟飞机

看着它横越大洋

去了法国


我转回大厅

去找那些穿制服的人

理论

要求他们把钱

退给我

 

不。他们说,

你买的是

不能退的票

我们不能为你
的失误负责

 

我的人民币,六百四十元

就这样作废了

我痛心得不得了

直到

从梦里醒来

 

在这同一个梦里

我还梦到一个人
并对他说

你来看我吧

好呀。他这么回答

一点也不为难

 

我感到快乐

那种少有
单纯的快乐:
为了一个人
能跑来看看我


直到

从这种快乐
醒来,
发现它
同样
不过是
一个梦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六月 25th, 2010 at 下午 4:29 and is filed under 未完成的苹果树.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