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5th, 2009

我反对城市化。虽然现在我身在城市,但总有一天我会返回乡村。我今年27岁,即使这个愿望到72岁实现,都不会太晚。所有在这里的生活,都会化作一抹云烟,抵不过一个宁静清冽的早晨。我要作为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钉子户,贫穷落后的代表,所谓文明的对立面而存在。我要把如今眼前的一切,繁华的喧闹的,看个清楚。

那,为什么不立刻去实现这个愿望?不要以为我没有这么问过自己。不要以为这是一种逃避生活的策略。我感受到的是需要。是我自己需要乡村,需要这一个故乡,而不是它多么需要我。像十年前外面的世界吸引着少年时的我一样,它吸引着现在的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有魅力。

但是,这件事太难了。如果不是一时冲动的话,如果足够审慎和准备长久地坚持到最后的话,我不会立刻付诸行动。的确,我想得太多。因为如今我已不是一颗赤裸的种子,随风飘到什么地方,都可以落地生根;而是已经发了芽的树,却还想把根扎到遥远的遥远的地方去。这个遥远的地方,最小,是我的村庄;最大,是我们共有的所有的乡村。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五月 25th, 2009 at 下午 5:43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