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0th, 2009

      小时候学《叶公好龙》那一课,似乎没有什么趣,更不会去想它有多深刻多鞭辟入里。可是随着年岁渐长,我似乎在生活中不断重温这则寓言。每一次我都觉得叶公就是我我就是叶公,敌我不分了。教训似乎是吸取不完的。有时是好“这”有时是好“那”,而当它们一旦实现,总会有劈头盖脸的感觉。
      譬如说这只小狗。前一阵子我曾经动过养一只小狗的念头,结果真的就有它送上门来。这大概也是我一直以来很神秘的一种体验:每当我有一个什么愿望,不久总会变着法子实现。比如我正在为买一辆山地踌躇的时候,恰好有人给我付了一笔稿费,不多不少正好够买一辆山地车的钱。我简直要疯了。类似的还有很多。
      再回到这个小狗。假如我之前没有那样的心愿,昨天见到它也不会就贸然地决定。那时我觉得,这个小狗就是我的那个念头变出来的。这太神奇了。
      可是我怎么养它呢?空间太小了,城里的管制太多了。在这里既没有它生存的空间,也没有它生存的权利。
       晚上给家里打电话,跟弟弟说我养了一只小黑狗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些。曾经他很想养一只小狗,被我娘亲拒绝了。长有嘴的都不好伺候。所以我简直是在炫耀。之后我又跟老爹说了几句话,说我非常想老家的生活,想在老家建一座房子诸如此类的痴话。不到十年的时间,我已经完全厌倦了城市生活。也许还从未喜欢过。强大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促使我一定要来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今感到的不过是回头无岸。
       又想到老家还是因为小狗:假如在老家,养一条小狗算什么,就算它是一条真正的罗威纳。那也是它的骄傲,不是它不被接纳的缘由。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七月 10th, 2009 at 上午 11:02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