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5th, 2009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直这么嗜睡。
昨晚八点一头睡去,直到清晨七点多。
好漫长的一个黑色通道,穿过无数难以回忆的稀奇古怪的梦境。
而午睡更是必不可少。常常是趴在办公桌上,仿佛是一瞬间,就失去了在这个世界的意识。
主观上,我并不愿意这样。我希望自己是精力充沛、清醒跳跃的,就像永远生活在早晨一样。可是,像中了魔咒一样,意志薄弱,难以自控。
这样,我还能做什么呢。一天到晚打哈欠的鱼吗?
今天中午,在入睡一刻钟后,忽然醒来。
听到一个声音在问:我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另一个声音回答:我是谁谁谁,我在哪里哪里。
像输入了正确的开机密码,我正确地醒来了,没有变成另一个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八月 25th, 2009 at 下午 2:40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