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7th, 2005

几次打电话都不是妈妈接。
今天中午,乘着吃饭的时间,往家里又打了一次,弟弟接的,我说找妈妈。

妈妈说,今年种了七亩玉米。
我说,不要太劳累,别以为你还年轻呢。

我知道这七亩玉米是怎么种的。一大块地,一锄头一锄头挖坑,丢种子,再埋上。
乘着清晨凉快的时候就开始,晚上看不清地面才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人已经累得一句话也不不愿意说了。

去上班的时候,太阳狠狠地晒着。
工作很无聊,惟有来回的路上,蹬着车子,感觉到困兽般的力量。
感觉到这些汗水毫无价值。

我竟然不能对妈妈说,让我来,这一切都让我来做。
比如,让我来照看这七亩玉米……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7th, 2005 at 下午 10:01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