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5th, 2007

有一年冬天回家,听说我曾经在的中学有两个高三的学生失踪了。今年春天回去,又听说了同样的事。不同的是,失踪的人数增多了,男孩子女孩子都有。母亲由此每次电话都叮嘱我,出门要小心,晚上不要呆在外边。我传达她的精神给闪闪,每次也都要唠叨半天。

今天在网上看到这个失踪之谜终于有了答案。那些丢失的孩子原来是被人贩子绑架到山西的砖窑去做了苦力,其情其景,惨无天日。愤慨到不知道该说什么。被利欲驱使的人心,实在是狠毒过禽兽万倍。一面是过剩的文明,一面是蒙昧的野蛮,似乎完全是两个世界。但天堂永远都是建立在地狱之上的。人身奴役,让奴役别人的人和被奴役的人都变回了动物。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人会如此不人。还是说从来都如此,一切都很正常?

难道仅仅只是为自己未曾遭此厄运庆幸吗?如果尚且自由的人不为别人的不自由辩护,自己早晚也会失去它。某诗人说,“关心粮食和蔬菜,”我很愿意,要是恰好在回家的路上没有遇到人贩子的话。 某某诗人说,“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但现在,我拒绝。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六月 15th, 2007 at 下午 7:39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