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9th, 2006

    在一本几乎完全看不懂的介绍康德的书里,看到一句话:“创造从未完成,它仍在继续。”觉得自己像是在里里外外翻找一个口袋,最终只有这一枚小小的硬币,闪着光亮,让我感到惊喜。

    也许对于实际的生活,我真的缺乏一种思考能力。我所能想得只是一些句子。比如很早以前一个朋友提到过的一篇小说的题目:“不再有河流”。这个句子反反复复地回到我的思想中,像林荫路的入口一样,引得我朝内张望,费尽猜测。
    我常常想的是,它是什么意思,或者它蕴涵着什么意思,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我需要用它去表述。它包含着时间——过去和现在;变化——过去和现在;回忆——过去和现在。但它的迷人之处却在于,它还包含着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指向:时间是有的,但河流不再有。由于这种对未来的断绝,过去呈现出异彩和异彩笼罩下的哀伤。
    但为什么是河流?不再有天空呢?不再有房子呢?不再有紫丁香呢?为什么这些词语的组合并不能像“不再有河流”一样打动我?也许是因为,河流是这样一种事物,当它存在时,我们在它的存在之中;而当它不存在时,我们却要在它的不存在中继续存在。也许你不一定要坐在空旷的河床中央才想起这句话,但你总会想到它,就像有一天的某一时刻,你忽然想到“我不再年轻了”一样。你老了,但你还活着,你必承受没有青春的岁月。
    想这个句子也许会让我预先活在未来的虚弱之中(事实上未来也不一定会是虚弱的),但我多希望,它仅仅只是增添了当下的重量,让我安下心来。安心下来。一切都会不再有,不仅仅是河流。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五月 9th, 2006 at 下午 11:13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