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18th, 2010

      我很着急,我很紧张,因为我快三十岁了。小时候人家问多大了,都喜欢报自己的虚岁。现在别人再问,只敢报周岁了。只恨怎么虚岁和周岁就才差一岁呢?要是虚岁二八,周岁一八多好。
      和年岁比起来,心的成长可真慢得要死。简直就是死乞白赖地赖着不愿意往前走。恩,我忘了,遥远的曾经,我们也很盼望长大,过了新年长一岁云云。但是现在,我仍旧像小时候一样喜欢过年,喜欢一家人终于聚在一起的热闹和仪式感,但却是越过越怕。今年不能再回去了。真是让我难过。难道我再也不能在老家度过大年初一了吗?
      那真是最好的时间。早晨的天空还是墨蓝的,远近都开始有爆竹的喧响,此起彼伏,闹成一片。父母亲最早起床,而后是负责燃放鞭炮的弟弟。他一边在院子里做着准备工作,一边叫还在热被窝里赖着的姐姐们。父亲也要开始点旺火了,于是叫道:小珊小红快起来了,再不起我就点旺火了啊!一会儿院子里腾起了熊熊火光。我们这一群懒虫们终于都起床了。天边露出了微弱的霞光,越来越浓,烧破了天的一角,和院子里燃烧的火焰是一样的颜色。我们站在火堆边上拍照,父亲母亲也被我们拉进了镜头。母亲的手上还沾着包饺子的面粉,笑盈盈地和我们站在一起。
      就算这样的时光,每年都一模一样地重复一次,我也是过不够的呀。
……………跳跃太大,只好用分割线分而治之………………
      这样,我认真地想了一下为什么我那么不喜欢曾小姑娘,因为碰巧听到了她唱的《我还能孩子多久》,惹到我了。因为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或者是急急忙地想长大,既不会向大人撒娇,也不知道作为小孩子应该得到格外的优待。这甚至变成了性格的一部分:不会示弱。而当我在这么大年纪忽然听到这个歌儿时,简直觉得是有一只小猫在脚边无比温柔地蹭来蹭去。我的心里真是很纠结。我一点都不喜欢那种乖乖的惹人垂怜的感觉,但一棒子打死这么可爱的小动物又觉得自己很灭绝人性。不就是说一句你真乖呀你真可爱呀这样的话嘛,有这么为难吗?可是我总好像很羞于启齿似的。
      也许归根结底,是我心里怀着妒忌吧——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可以招人爱怜的孩子时光?——那谁知道呢。如果真是这样,我就只好对自己说:你真悲哀,你都没有孩子过。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一月 18th, 2010 at 下午 4:25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