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9th, 2006

《鸟》:
两个雅典人因为不满于雅典的体制而四处寻找一个更好的国度:
“你们要找比雅典更伟大的国家吗?”
“不要更大的,要更舒服的。”
最后他们找到化作戴胜鸟的忒柔斯,并鼓动群鸟建立了一个云中鹁鸪国。
云中鹁鸪国横亘在天地之间,掌控着诸神与人世交通的要道,
进而不仅使人类屈服于鸟的统治,甚至连宙斯也交出了王权。
尽管如此,云中鹁鸪国对鸟来说,却也并不如建国之初它们所憧憬的那样,
是个理想之地。反对民主制的鸟照样要被处死,烧烤以后蘸了甜酱浇了油汁,
成为建国者兼统治者雅典人的腹中美味。
但阿里斯托芬的重心却并不在讨论鸟国的成败上,而是借助这一个事件的过程,
讽刺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
诗人、诉讼师,哲学家,舞蹈家,预言家,行政官员,包括诸神,都在受嘲之列。
即便他不以这个故事为题材,他也迟早会在另一部剧中说出那些刻薄话。
他所以能刻薄的起来,大概是因为他一眼就看穿了那么多人的欲求和把戏。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九月 9th, 2006 at 上午 12:4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