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7th, 2013

      今天是小树两周岁的生日,我却并无所谓精心的准备。按照我的习惯,生日要过农历才好。何况小树的农历生日和我,紧紧相连,当然要过到一块儿去啦。可是,这难道不也是拖延,对于马上就要到来的小树的农历生日,我是照样的毫无准备。一直都未做的事,临时也是断然做不出什么结果来的。一时要忽然用心起来并不容易。
     我是在责备自己不够用心吗?与许多用文字乐此不疲地记录孩子成长的父母相比,我的确是不够用心啊。而不够用心的原因,是我正在变得迟钝。这种迟钝不是神经的反应速度,而是内心不再灵敏了。我的心里时时强迫症一般想着一些从根本上来说不重要的事,甚至连嘴上也经常唠叨这些事;可是实际上,我也知道,这些琐碎一无价值。但是,它们像垃圾一样填充了我的思维,损耗着我的情感,把我变成了吞食庸常生活的机器。我却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来静静地看我的小树慢慢生长。要说有人剥夺了我的自由,只能是我自己。要说我有时候会充满痛恨,对象也只是我自己。生活自身是美好的,只是我自己变了质。
     在小树生日的今天,写下的却是自我的批判书,是因为我现在已体味到,一个不够美好的成人,对于可爱的孩子来说是一种辜负。你会忽视掉太多珍贵的东西,你视而不见,又聋又哑,进化或退化为只会挣钱花钱的人。面对一个新生命的成长,你能给他/她什么?如果本身没有,又如何能够给她。一件生日的或节日的礼物,会不会有一刻提示到你,让你感到自己是如此匮乏,作为父母,面对这个小人儿此时只会刷网页,逛商店,掏钱包?
     我的小女儿每次吃东西,都会记得与妈妈分享。有一天我上班,她从到门口,我走后她仍然站在那里,奶奶叫她回来,她说,她在等妈妈下班。最近两天早晨的分别,她开始央求妈妈先抱一下再走,一旦抱上就黏着不放,哭闹不止。这让我对必须上班这件事产生了怀疑。在孩子的世界里,这是多么不可理解!我甚至想,妈妈就不应该上班,除非她的孩子有了独立的世界,不再依赖她。当我跟这个满脸泪珠的小人儿不停地解释,妈妈去上班,给你买包包(面包)吃时,我觉得别扭。我一直没有直接对她说,妈妈必须去上班挣钱,这句话该有多赤裸裸地暴露这个世界的法则。我希望她晚一点知道。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五月 7th, 2013 at 下午 5:27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2 Responses to “亲爱的小树”

  1. 顾此失彼 Says:

    建议参考《卡尔威特家训全书》。里面是希望孩子早些认识这个世界的。

  2. bayaya Says:

    嗯,我反思了一下,虽然劳动很容易与挣钱混为一谈,但不应否定劳动的价值,这该是让小朋友的人生第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