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5th, 2010

昨天一整个下午读完朱天心的《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读完才知我不该看这样的书。从纸页里抬起头来,简直觉得世间万般都了然无趣。为什么女人偏要视爱情为生命,生命之意义。我常觉爱情不过是一个莫须有的词儿罢了。但更矛盾的却是,若这个莫须有的东西一旦证实为无,或证实为仅仅不过是一种动物性,就更令人绝望透顶。

“人要老很久才死。”这是朱天心的感慨。因为人老珠黄爱情也不复存在。爱情需要最基本的物质条件,更白一点,肉体的条件——这大概我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罢。可扪心自问,我多么厌恶衰朽的身体,有一种腐败的味道——不论灵魂是不是芬芳。所以老很久才死,真真是一种悲剧。日本人喜欢樱花,终于有贴心的理解了。

今日又去例行一年一度的体检。在这样的心境下,更觉是一件荒谬事,简直难以忍受了。人到底难道只是一种动物吗?还是一种批量生产的机器,要定期的检修?这到底是谁发明的鬼玩意,没病找病?但也有人羡慕,你们单位真好云云。

更荒谬的是,别人转来一篇大概是北大最近出家的什么人写得一篇论爱情的文章。素日看那些道理并不觉得可厌,或者还能赞同,今日一看,心里烦极:一个出家人,那么叨叨作甚?全不似出家人的样子!一个动不动就要讲道理的人,多可怕,何况还是个出家人!因为生老病死是全无道理可讲的呀!

总之我现在看什么都觉无趣又荒谬了。但现在又不似从前,决定做不做某件事,常有两种力量左右:自己的意愿和自己的义务感。过去常听母亲说:这也是我的任务。现在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也有了逃脱不了的任务,像野地的马被缚住了缰绳。

完成这个任务之后,我还是我吗?当初我何其勇敢来着,自以为懂得了圣经里所说的:一粒种子若是不落在地里死了,便是一粒,若是死了,便结出许多籽粒来……

我是真懂了吗?或许懂了还不如不懂得好呢。
我多怀念你,月亮地里的狄安娜。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15th, 2010 at 下午 3:41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