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5th, 2013

书写是一种面对自我的方式。任何逃避自我的写作都是妄費心力。当然也许会有成功。可是对于文字来说,一种成功恰恰是它的失败。不值得讨论。或者不应该放在书写的范畴进行讨论。

我还记得里尔克在致青年诗人的十封信中说,去向你的内心挖掘,去发现那个非写不可的理由。
对我来说,真曾经有过不写便夜不能寐的一段时间,那是我的自我第一次要求发声,要表达对于这个世界的种种,那种感觉就是,如同第一次来到人间,我想认识每一个人,我也想让每个人都来认识我。这样的一段时间迅急地过去了。青春的时间如同一阵风。坚果打开之后,碎成了一地的镜片。我不知道我怎样变成了现在的自己,自我隐匿,消遁。我对自己厌烦,对他人同样如此。我对自己再无话可说。如果这一种内在的对话不复存在,单纯的对外的表达不过是一些琐碎的皮毛,填补空白的时间而已。

我已经逃避很久很久了。一面说失去了一面却在逃避。最近一段时间,我疑心自己就这样要把人生一睡到头了。可是,我真的对这种松松垮垮的人生充满了厌弃。我觉得重要的事还没有开始做。 那么为什么不开始?为什么还不开始?

因为我一直在等今天啊。那就从今天开始吧。明明知道自己喝咖啡会头晕心脏狂跳,也要喝一杯,因为我已经过够了昏昏欲睡的日子!

谢谢我今天见到的人,一件值得付出心力的美好的事。我愿意为此努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八月 5th, 2013 at 下午 11:38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今天作为开始”

  1. 顾此失彼 Says:

    鼓励一下啊。

    我确实喜欢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