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1th, 2005

    实际上,除了捉迷藏,我还没有想好一个更有趣的游戏。但我还是会问,好像它是我唯一的愿望。但我知道不是。它现在更像一句口头禅,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再说什么。我们应该知道,在尘世,愿望永远都是奢靡的。
    
    或许我应该感谢不能实现它。如此,我的心里总暗藏着花朵,每一条道路,每一片绿荫,每一个拐角,……每一个正在度过的今天,都被奇妙的可能充满。

    我会重新安静下来,放弃语言的游戏,以及许多其它的欢乐——它们有让人沉迷的香气:如果你在我的时空出现,或者是仅仅想象你的出现。
   我以为自己是清醒的,因为你带来清冷的空气,但或许还是沉迷。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五月 11th, 2005 at 上午 10:27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