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30th, 2005

1、
你不知道这旅行,
我们是在同一颗星辰上

旋转的球体,载着我们
穿过宇宙的黑夜,漫长的路程

多么欣慰,它有蔚蓝的颜色
和来自星系中心的光照
从它的心中涌出树木和花朵
曾经被我们的祖先反复赞美

多么适合,如果它还是我们
共同热爱的家园

但还在这同一个地方
我们早已经分离

2、我是否需要一个解释
  
    回答是否定的,这个世界没有超出我的理解,但超出了我的接受。这是痛苦的根源,如果世界止于让人理解它,就不会有痛苦,从而也不会有爱。理解永远是外在的,是站在一事物之外,对另一事物的想象。让我如何理解一枚嵌入自己体内的钉子?别人是否真的能理解我的疼痛,如果他没有同时被同一枚钉子钉住?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谁也无法真正替代谁,所以谁也无法真正理解谁。这就是个体的孤绝状态。由此可以知道,为什么人们渴望爱情却永不满足,由此也可以知道,为什么爱情会让人更加孤独。因为它给出了同一的承诺,却永远无法兑现。
    
    对世界能够止于理解的人,也许是幸福的。钉子不会划伤他,这个世界的繁琐不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追求对最深重灾难的理解,对最完美事物的理解,但他永远站在世界的门外。他是高贵的沉思者,不屑于介入日常世界的运转——这会有损于他沉思的事业。
    
    人是会思想的芦苇,但这思想竟然让它忘记了自己是一根具体的芦苇!
    它说,我要思想。为了我的思想更加完满和深沉,抽芽、开花、传播种子这样的俗事应该交给其他的家族成员。这不是在开一个玩笑吗?因为它要沉思的不是别的,正是它自身,而它拒绝成为一个具体的自己。
    
    如果不是从具体而来,如果没有把根扎到世界的泥土中去,如何能相信你的沉思不是一种自我欺骗?无疑,思想是美丽而高贵的,但这正让它如同花朵一样,需要一个庞大的根基。这根基,在幽暗的地下穿行,被石块阻隔,虫子吞噬,甚至因为互相纠结而愈加丑陋,但正是它在寻找水源,并深知思想开始生成时的快乐和艰难,尽管无法直接呈现它的美丽。
    
    我相信这是一个深刻的分歧。如果人真是会思想的芦苇,我希望我的沉思没有从自身成长中剥离。因为,没有体验便不可能有真正的理解,即便是最高贵的思想也会化为单纯的语言组合。与其仅仅在语言上重复别人,自诩高贵,不如在沉默中安静生长,如同树木。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五月 30th, 2005 at 下午 4:48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