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9th, 2008

新规则

       

旧规则:喝醉的人喜欢争辩,继而动粗。

心有所恋的人一样糟。他掉入一个洞中。

但在洞底,他却找到一样金光闪亮的东西,

价值超过任何财宝与权力。

   

昨夜,月之薄纱轻披在街道上。

我把这当成一个叫我歌唱的讯号。

我的歌声响彻天穹。

天穹破开,万物散落各处。

再没别的事可做了。

 

这里有一条新规则:把玻璃酒杯摔破,

堕入吹玻璃的师傅的气息中。

  

这东西饱受折腾,倦怠非凡,

被约束折腾得像个疯子,

这颗心。

但你却为了品尝蚌肉,

不惜一再敲破蚌壳!

——鲁米《酒馆:谁带我来这里的,谁就把我带回家》

 

夜晚,在那个院子,星空垂挂,宛如地图,标明各个星辰的所在。
继而想起,那并不是地图,而是它们自己,那里就是它们所在的位置,那闪烁的光就是它们自身的光。
继而又想,对于我们,星空终究不过是一副图画,一个梦境,一种强烈要求被描述和赞美的存在。
它的真实,只有经由我们的亲手描绘,我们才能理解它,理解眼前闪烁的图景,并非一个幻影。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月 9th, 2008 at 下午 12:30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