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4th, 2010

      一篇李零解读《动物庄园》的文章,不知何时被我复印了下来,翻检废纸片时发现了,又被我塞在包里,公车上来回了多日,终于读掉了。幸好,它不是苹果,不会因此蔫儿掉。又看到网上一篇文章,说现在的俄罗斯人开始怀念斯大林了。——这太正常了。我想。这并不是悲观,是正视人的弱点。不要以为那些错,是我们不会犯的。俄国和我们很近,在精神上。——但是我又发现,俄罗斯文学里有一种纯净的气质,中国却没有。
      我杜撰的对白:
      甲:难道你就一点也不爱国,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强大?
      乙:呃……如果我真的没有那种感觉怎么办?
     
      想起不久前某个人的话:人怎么能没有自我呢?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呢?
      我想的是,她问的没有错。但是,假如,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自我是什么,或者我发现我自己根本没有自我怎么办?难道我就不活了,或者我将要白白地度过此生?
      问题在于,你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获得一个怎样的自我。获得这个词都太浅淡了,好像垂手可得似的,而是building。劳心劳力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三月 4th, 2010 at 下午 1:05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2 Responses to “光影之间”

  1. wumingsmil Says:

    独眼巨人问奥德赛叫什么,他说,我叫“无人”,于是当巨人唤“无人”的时候,他便逃过被吃的命运。
    每个人都有做“无人”的渴望吧,惜力,不承认自己的名字。

  2. 非理 Says:

    她说你跟她很像,我怎么一点不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