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2th, 2005

生活越是被安排得井井有条,我越是害怕它突然间崩溃。
而那样的时刻总是很多,不期而至……
有时候对什么都会感到厌倦。
然而谁能向产科医生告诉孕妇一样告诉我,你的人生一切正常呢?

或许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
——没有不正常的人生。

如果是从前,我肯定会喜欢《卡门》,被它迷惑。
卡门的狼的眼睛,正是她与世界冲撞的酷烈方式。
然而现在,我却只能把它作为一则曲折的故事来阅读,
这意味着,合上书我可能就忘掉了她。
她没有能从文字中脱胎,进入我的心中,或许是因为……
我还不能明确概括出原因。大概是我自己所发生的一些悄悄的变化。

好像是,我不大关心自己的内心世界了。也许是,暂时的,被搁置了起来。
很多时候我都感到,我什么也没有想,只是顺从日常的运转,从时间表皮滑过。
鄙视抒情,鄙视沉于幻想。。。

而有些事情让我更惊心动魄。
暑假回家时与母亲合影,第一次把手放在她的腰间,
虽然只有按快门的功夫,却暗遂了多年来想抱一抱她的愿望。
多么羞愧,竟然以这样的方式。
然而它胜过我读很多很多的书,和认识很多很多的朋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九月 12th, 2005 at 下午 2:54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