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3rd, 2005

开始时我想,即便养棵草也很好。
可是天天浇水,天天看,忽然生出想让它开花的愿望。
叶子再紫 ,毕竟和花是两回事;长得再快,不开花好象也白搭。

花朵是植物隐藏在时间里的奇迹。
忽然,它敞开一个世界,充满颜色、气息、姿势,也许还有声音。
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
仿佛此前与此后的生涯,能以此为中心,对折,收拢,像蝴蝶的翅膀。

唉唉,如此强人所难,可如何是好,毕竟我养的就是一盆草。
既觉得它理亏,也觉得自己理亏。还可以说,既觉得它有理,也觉得自己有理。

听说有人在渔缸里养了一颗石头。理由是,小鱼会养死,石头不会。
终于找到比我还……的人了。我不过养了一棵不开花的花,就已经腹诽有加了,
养石头的人要何等冷静啊。

或许这个世界也还是有奇迹的,比如:
一些人养草养着养着开花了,一些人养石头养着养着就变小鱼了。
信与不信,地老天荒呀……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十一月 23rd, 2005 at 下午 4:26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