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31st, 2005

早晨骑车在路上,忽听身后有人喊我,停车后,一中年男子追上来,
说我的车子前边出了问题,还拿出自己车筐里的扳手要给我修车.
见他拧松了前轮上的螺丝,我心里开始怀疑,于是说自己赶着上班,再三谢过,
上车走人。十米出去,回头再看,那人已无踪影。

我知道平白怀疑别人不好,尤其是那些以好人面目出现的人。
但为了我的爱车,我认定他没安什麽好心。。。。

晚十点钟回到校园,绕道东门,在悬铃木下放慢了车速。
安宁从这些树木的枝叶间垂挂下来,在我的头顶。

在十层楼,仍然能听见虫子叫,它们在楼下的草壳子里,或者在远处的树丛中。
这叫声让我觉得,我离秋天已经很近了。

“主啊,夏日曾经很盛大。”今天晚上我想给在场的人朗诵这首诗,却没有。
尽管我知道有人能听得懂,也许还会赞扬。。。。

最近几次跟他们喝酒,很是节制。一是吸取教训,二是考虑到要酒后驾车。
多好的现象呵,流星也想要把握自己。。。。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七月 31st, 2005 at 下午 11:1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