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15th, 2005

(一)
为什么总是在下午,石头开花,
雨下落,光线微微偏转,
人走进另一个时间

河流从头顶,流过,
开花的树木,如同岛屿
行路人稍稍停泊,再次远行

孩子们跑过草地,双臂张开
春天的空气,充满身体

这个季节,他们随时起飞
实际上,他们总是随时起飞

(二)
青草的气味带来眩晕
因此我猜想自己是野蛮的

我希望,整个春天
住在青草的伤口上

把它挖得更深,挖成一口井
让更多的眩晕从井底冒上来

整个春天,我趴在青草的井台上
一个眩晕的入口

(三)
渐渐地,我惯用夸张手法
尤其是在这样的春天,我想

如果明天你突然老了,或者是
干脆死了……

至少把今天过完,还要挥着手
大声说出,再见——

(四)

你凭空相信,那株桃花还没有开
它等待你的火车穿过中国
把北方的干燥和疲惫
带到它的枝条下

忽然,
它们全部打开自己,看见你
一个从远方到远方的陌生人

而我也凭空相信,你所说的桃花
已经开过了
在你的火车离开站台之前
在你想到去看它之前

或者,还在所有的春天到来之前

(五)
这里的人,天使般来去轻盈
每人都有上千把钥匙

他们互相猜测着
把对方装进自己的盒子,锁上

然后,他们把钥匙铸成汤勺
或者是门的把手

(五)
而我是粗俗的

我想要一把镰刀和一块麦田
或者是,一副弓箭和一个敌人

我想受伤,想流血
在劳动中,或
在一场战争中

因此我猜想自己
还是野蛮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四月 15th, 2005 at 上午 10:2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