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13th, 2005

世界是亘古岁月美丽而天真的游戏。
        ——赫拉克利特

如果缘何人生终究有其价值,
为了观看苍穹和整个宇宙的秩序。
           ——阿那克萨哥拉

没有人敢于身体力行哲学的法则,没有人怀着单纯的男子气的忠诚以哲学方式生活,
这种忠诚曾迫使古人——不管他身在何处,不管他从事什么——一旦向廊柱宣誓效忠,
就作为斯多噶(廊柱派)行动。
               ——尼采

一个巨人越过岁月的鸿沟向另一个巨人发出呼唤,不理睬在他们脚下爬行的侏儒的放肆喧嚣。
                                    ——叔本华

                                            摘自:《古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

什么是要读的书?什么是要过的生活?
什么是正经?正确的道路,或者是公认正确的道路。
然而,之外呢?
在道路的外边,在世界的外围,
我寻找一个中心。
怎么样把自己从泥土里塑造成人,用一双上帝的手?
他有完美的技艺。我不得不一再尝试。
重新再来。重新,再来……仿佛在海滩上,抹平上次游戏的痕迹。
直到……为止。

如果有一位神,在高处,请原谅我的痴迷吧。
只有黄昏能带她回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四月 13th, 2005 at 上午 10:58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