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3rd, 2009

盐溶于水而水有咸味,我的心也溶解了它的晶体结构,在繁琐的生活中。
每当想拖出泥坑中的那只脚,另一只就会陷得更深。奇怪的是,仿佛这是出自我的情愿。
但果真有人情愿如此吗,情愿故意将烦恼加诸他人或凭空地使自己不快乐?

就我的性格而论,如果我是个国王,一定亲临我的每一个小镇;
如果我是个农民,一定会除掉田里的每一棵草;
如果我是个家庭主妇,一定严密地监管着房间的每个角落;
如果我是个小学生,一定会把a写上50遍,即使我已经完全掌握了它。
这是一种笨拙的应对世界的方式。这我知道。
但我们不要再空空地谈什么改变了。

只要我们不互相制造麻烦——说得好像我们彼此是路人,路过一样。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二月 23rd, 2009 at 下午 1:16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