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4th, 2009

     对日本文学留了心,就处处觉着其中的好。一次去书展,翻到了一本《落洼物语》,其中有一则一则很短的小故事,并有故事中人所吟的和歌。其中一个小故事如下:
    从前有一个男子,生了重病,自知即将离去,咏了这样一首诗:
    有生必有死,此语早已闻。
    命尽今明日,教人吃一惊。
     当下就被这个小诗逗乐了,这个,也太明白了吧,不过又好像很有味道。因为只是书展而不卖书,又过了些时日,把这个《落洼物语》终于买了回来。翻看了才知道,原来是《竹取物语》《伊势物语》和《落洼物语》的合集,大约因为前两者比较有名,做封面不会太有吸引力,所以用了最后面这个的名字。而我读的这个小故事则出自《伊势物语》。
     《伊势物语》的开头大多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男子,如何如何。说的多是恋爱之事,所写的和歌当然也表达的是各种各样的恋爱中的情绪。都寥寥数言,如果诉的是相思呢,那么就很显得纸短情长;而如果写的是怨恨,又很决绝的样子。
     《落洼物语》被我用一下午差不多看完了。这可真是好奢靡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来打扰到我,而我也没有为任何别的事情分心。有点像小时候在院子里读故事书,不觉眼前已是一片昏暗,看不清字迹。真是奇怪啊。要知道我现在有许多书是读不下去的。有一些读几页就要停下来歇歇,而一歇下来要继续就有些困难了。
      最后补充一下,落洼是一个姑娘的名字。开始是别人贬损她的称呼,然而因了她的品性,却成了一个芳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三月 24th, 2009 at 下午 8:21 and is filed under 阅读笔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2 Responses to ““叫人吃一惊””

  1. 日照 Says:

    上午在收音机听了两个小笑话,一天都高兴,一个是关于小和尚的、一个是关于乌鸦的,很好笑。下午又读了你带来的这首小诗,这一天真好啊,有笑话也有实话。一天没白过。日照

  2. bayaya Says:

    我今天的新发现: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还是挑水喝——因为一个要指挥另一个去,自己偷懒,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