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1th, 2006

柯尔庄园的天鹅(裘小龙译)

树木披上了美丽的秋装,
林中的小径一片干燥,
在十月的暮色中,流水
把静谧的天空映照,
一块块石头中漾着水波,
游着五十九只天鹅。

自从我第一次数了它们,
十九度秋天已经消逝,
我还来不及细数一遍,就看到
它们一下子全部飞起.
大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
形成大而破碎圈翱翔。

我凝视这些光彩夺目的天鹅,
此刻心中涌起一阵悲痛。
一切都变了,自从第一次在河边,
也正是暮色朦胧,
我听到天鹅在我头上鼓翼,
于是脚步就更为轻捷。

还没有疲倦,一对对情侣,
在冷冷的友好的河水中
前行或展翅飞入半空,
它们的心依然年轻,
不管它们上哪儿漂泊,它们
总是有着激情,还要赢得爱情。

现在它们在静谧的水面上浮游,
神秘莫测,美丽动人,
可有一天我醒来,它们已飞去。
哦它们会筑居于哪片芦苇丛、
哪一个池边、哪一块湖滨,
使人们悦目赏心?

这首诗写于1916年,距离叶芝1897年初访柯尔庄园正好有十九年光阴。十九年的时光,足以把一个人从风华正茂带入暮色渐起。与时光一同流逝的,是青春,也是生命。诗人旧地重游,看到野天鹅们和十九年前一样年轻华美,遂生年华流逝之痛:“此刻心中涌起一阵悲痛/一切都变了……”在诗人眼中,野天鹅们既没有与时俱来的厌倦,也没有爱情逝去的苦痛。“不管它们上哪儿漂泊,它们/总是有着激情,还要赢得爱情。”
    一切在时光之中,而又不随时光改变或消逝的,便是永恒。因此,野天鹅在这首诗中便是永恒之美、爱情和生命的象征。生老枯荣、流转迁徙的只是个体,作为整体的世界,作为类的存在却生生不息。光华夺目的野天鹅从诗人的眼前消失了,正如青春与生命之一去不返。然而野天鹅必带着它们爱情的忠贞与美丽栖居于别处的水域,正如一个人会失去青春、爱情和生命,而人类却不会失去它们。一切在时光中消逝的,最终都注入了永恒。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六月 11th, 2006 at 下午 3:07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