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4th, 2007

忧郁的摩天轮

城市的狂欢永无休止。但有时摩天轮可以休息一下。不,这是它自己要求的。公园的管理员今天早晨发现它不再像往日那样转动起来毫不费劲,而是听到了吱吱嘎嘎的声音。什么地方的一根铰链快要断了。机械的衰老也是不可遏止的。管理员立刻向公园的主管汇报,摩天轮从今天起不再向游人开放了。它的大脑袋立着。它只有这样一个铁架子的圆脑袋,用它来运动也用它来思考。静静地,微风抚过悬在半空中的椅子。在最高处,有一个人头朝下停在那里,像马戏团的小丑从马背上倒挂下来,冲着爱他的观众们做鬼脸。但他做鬼脸的时间太长了。他和这个被遗弃的高高的铁架子锈在了一起。当公园决定拆除这座已经无用的装置时,工作人员无法把他拆下来。这是一件怪事,人们从前无法相信的事情,现在开始半信半疑了。

 

 

时和光

两个人忽然落入了一个密闭的漆黑的盒子。开始时他们以为自己失去的是自由、是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后来他们发现,他们最大的损失是时间。它是这样一个越来越模糊的影子。像消失在昏暗光线中的飞鸟,它翅膀的拍打变成了人们自己的想象。

让我们再来造一个时间吧,终究我们是要在这里生活的。

如何造时间呢?若造葡萄酒,有葡萄园;若种植葡萄,有生养葡萄的种子。时间该用什么来造?

葡萄的种子从哪里来,时间就从哪里来。

第一颗葡萄子,我想应该是从上帝那里来。

那么我们现在就是上帝。先造光,再用光来造时间。

用什么来造光呢,在这样的黑暗中?

当然只能用黑暗来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七月 4th, 2007 at 上午 11:07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