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2th, 2010

耳聪目明的人看见一群瞎子在那里忙乎而不得要旨,心里一定觉得好笑。对于他,大象一目了然,无需种种比喻。但是瞎子,也以为自己获得了对大象的认识,且并不以为是片面。
他的世界虽是受限的世界,但对他仍然是全部的世界。
有人用盲人摸象来解释三维世界和四维世界之间的差异。从四维的角度来看,生活在三维世界中的人正如瞎子一样,无法洞见一匹大象的全貌。

晚上和朋友在路边吃饭,说起了当代诗。你以为当代诗人中谁写得最好?她问。
我不能回答,脑袋里一片混沌。谁写得最好谁写得最好?
我不是特别能理解这种思维。我的感觉里,最,是一个量化的概念。比如最多,最高,最大,最远。或者是一个主观的概念,你最喜欢谁?你最难为情的事是什么?
最好的诗么,该如何来衡量呢?
然后她说了她觉得谁写得最好。那个著名的诗人恰好是我最……或者暂时不能理解的吧。
当她告诉我最开始她也不能接受他的诗时,我的心里多安慰呀——看来我还有希望。
你想,假如有一首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而我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岂不是很麻木愚钝进化不完整?
恍惚间,我感觉我们在谈论一种秘密神功。
关于诗,已经进化出一种顶级的技巧,且被某人掌握。
他的诗因此呈现出一种这样的面貌,有的人认为绝妙不凡,有的人认为一无所是。
而我很不幸的属于后一种人。我觉得我彻底地,OUT了。
难道有人已经率先进入了四维世界?还是我被挤压到了平面世界中,变成了卡片人?
原本有肚子有尾巴连盲人也能触手而局部可知的大象,连有眼睛的人也看不见了。
哼。如果谁再像我一样提出这样的问题:
你说的这首诗内在的节奏到底是什么呢,我怎么什么也感觉不到?
我会这么回答:现代诗,当然会受到现代科技的影响。天空一无所有,并不表示没有短信在飞。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八月 12th, 2010 at 下午 4:41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