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5th, 2009

“我想跟你说件事。”
“什麽事啊,这么神秘?”
“我觉得,今天我好像有点厌世。”
“啊?为什么,你今天都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呀,上班下班,去了一下菜市场。”
“那是为什么啊,不是都很正常嘛!”
“是很正常。但是好像忽然很低落。”
“不要低落啦,来听点音乐。你想听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听。”
“那怎么办啊?你不会因为我——不厌世吗?”
不能!
“啊!我太受打击了……”
“……,……,今天星期几?”
“星期三啊,你真迷糊了?!”
“我看到杂志上说,星期三人最容易产生绝望情绪。原来这是真的啊!”
“什么胡扯八道你也信!”
“很有道理嘛!今天就是星期三!”
“星期三怎么了?”
“星期三人最容易产生悲观情绪。”
“你到底怎么了?这么蔫儿。”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很没有意义。什么都没有意义。”
“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怎么知道啊!我是这么觉得。”
“其实我也常常觉得……”
 
啊?!!!真的吗?你也经常有这种感觉?”
“是啊,常常有。”
“不会吧,你也常常觉得很没有意思吗?”
“是的啊。我老早就这么觉得了。”
“怪不得看你平时也老是蔫儿蔫儿的,没什么精神。”
“我有那么没精神吗?”
“是啊,经常看见你打哈欠。而且一看书就睡觉。”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呢?”
“你自己当然不会注意了。你不能老是那样!”
“哦,那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以后不许趴在床上看书了。要坐在椅子上。”
“好,只要你自己也能做到就行了。”
“我当然能了。就从今天起!”
“好,那,看书去吧。”
“看什么书啊?我不想看。”
“刚才不是说要看书吗?怎么又不看了?”
“我没有说要看书啊!!!”
“那我去看书了。”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啊,那你说呀。”
“我觉得我今天有点厌世。”
“你刚才说过了啊。”
“可是你没有给我解决的办法呀,怎么办呢?”
“怎么办啊,让我想想。”
“好,你想吧。给你三分钟时间。”
“有了!那就是——你不要厌世了!”
“啊?我——怎——么——才能不厌世啊?”
“对自己说:你不要厌世了!”
“不管用!”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你怎么能这样弃我于不顾呢?!”
你也弃我于不顾了!”
“我没有啊!我怎么会?”
“那么,你能因为我不厌世吗?”
“啊?我,这是不一样的呀!”
“什么不一样?”
“厌世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我脑子里好像什么人也没有。”
“就是嘛!你都厌世了,我哪里还管得了你!我是且仅是这世界的一部分!”
“随时可以分割的一部分。”
“所以我不管你了!随便吧你!”
“可你说了你也有厌世的时候,怎么没一点同情我。”
“我不能厌世了还要求人同情我。那我也太无耻了!”
“那我该怎么办……”
“那就是——你不要厌世了!”
“好吧。我……”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月 15th, 2009 at 上午 11:14 and is filed under 非小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