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9th, 2005

如果我足够诚实

(1)
如果我足够诚实,我就得承认
有一个词我还不会使用
有时当它就要脱口而出
我会突然感到迟疑,去猜想
它的确切含义

那意味着什么,
当我对另一个人说出,爱
我是比是十有八九在对他撒谎
并且也向自己

(2)
他说,你长大了
这不是一句赞扬,我知道

或许他现在仍然是个孩子,
孤独地坐在果核中

时光在外边环绕
生成美丽的圆形水纹

但时光来到我的门前,
我就跟它走了

我不能再向他讲述
我的成人的悲哀

(3)
我常常会突然停住
停住笑,停住哭泣,
停住举到半空的手臂
停住一场可能旷日持久的战争

在夏天,我仔细观察过蜻蜓
它们飞得很慢,总是突然转弯
这对我也是恰切的

(4)
我看着她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一切多么荒谬
我知道她也会这么想,
并且看着我

于是我们成了秘密的共谋者
策划着一起抛弃世界

我们还打算为它也竖起
一面镜子

(5)
妹妹给了我彩色的信纸
她知道我是个喜欢写信的人

以前是的,总是在写
给远处的人,也给深处的人
有时我也会收到回信
不同的季节里边夹着花朵或落叶

现在我把这些纸平铺在桌上
铺满地板
多么眩目的颜色,
我在上边写满了自己的名字

(6)
你不能把我带回家
车站入口的安检人员会对你说:
她,易燃,易爆
是危险品

那时,你会不会迟疑

或许我更应该反思
应该乘着这严寒的季候
把自己改造成易碎品

日常生活呵
轻拿轻放,安全第一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一月 9th, 2005 at 下午 12:10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