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0th, 2009

今晨,Morning Glory 开了八朵花。低处两朵,其他的在铁栏上。依旧是那种淡紫或浅蓝。
但我从鲍勃迪伦的歌里学了一个新词baby blue,所以,它们现在全都是baby blue.
这个词可真是美妙呀。我听不懂他前面都唱了什么,只有最后老重复的那一句:It’s All Over Now, Baby Blue……

中午,网上订购的嫁衣到了。白色的婚纱和红色的礼服,大家都跑过来看,跟我说话。我心里很紧张。
如果人生是一个舞台,我肯定情愿是那个躲在幕布后面的人,或是在无人的时候,才敢走向舞台的中心。
怎么,现在就要轮到我“出场”了吗,成为一个“主角”?
我没有上过幼儿园,但竟然体味到了那些第一次上幼儿园的小朋友的心情。真是有点为难啊。
肯定有人是欢欢喜喜、茁壮地成长的,他们接受人生的一个一个阶段如接受礼物,或是顺从某一种潮流或趋势,也许我看上去也是这样的,但是在我的内心,一直都很有些“纠结”,并没有那么“顺其自然”。
我时常感到自己是由一种莫名的力量连拉带拖着前进的,有时好像陷入了一个深深深深的谜团,不明白正在进行的事情的究竟。然而那个力量是什么,我并不清楚。
因此我有时很怀疑,人生果真是一个过程吗?为什么我常常希望时光把书页刷拉拉都翻过去呢?

明天,要再回老家一次。其实也许是不必回的,但我又觉得十分地必要。大概是内心的一个告别式。
许多别离都不会有告别,但对于我们真正在意的,还会希望能够那样,郑重其事,以和内心相称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八月 10th, 2009 at 下午 1:39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