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7th, 2005

坐在桌子前看书,想爬到床上去;爬上去一会儿,就掉头睡着了。
睡的时候才晚上八点,一觉醒来已换了天日:次日八点。
宿舍里没人,风吹着锁着的门,哐当哐当响。
拉开窗帘,看到蓝色的天空,红色的楼群和绿色的足球场地。
环形跑道拐着弯。在上边跑步的人,也拐着弯。
光把世界充满了。

坐在床上,发傻。发傻……

“荷马的英雄们却总是忠实于一般人性的。在行动上他们是超凡的人,
在情感上他们是真正的人……他既动情感,也感受到畏惧,
而且要让他的痛苦和哀伤表现出来。他并不以人类的弱点为耻;
只是不让这些弱点防止他走向光荣,或是阻碍他尽自己的职责。”

这是睡觉之前看的,现在用在这里,是想为自己的忽然“什么”找个根据。
忽然恍惚,忽然悲伤,忽然不知所措,忽然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
……忽然只想坐着怀念,想回到很久以前……

(深秋的日光的温暖,秋风吹不走的落在脸上身上的温暖,
还有那个集市上的新鲜的橘子,墨绿或橘红。
南方的水果,走过遥远的路程,来到北方的荒村,来到我的手中。
剥开橘子,染在手上的味道,很久才会消失。
橘子吃光了,橘子皮还会留下,放在鼻子上,像小狗一样嗅呀嗅个没完……)

看到了吧,我现在的生活,已经被模仿充满。
常常放弃这个,去模仿那个;又放弃那个,去模仿这个。
这样的过程,我竟然一直以为自己在建造一个独立而完全的自己。
但不模仿是可能的吗?连我一抬手的动作,都是别人的。
我怎么会是我自己呢?

真的傻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月 7th, 2005 at 上午 10:23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