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31st, 2008

常常看到一个人,在他/她的脸上看见他/她小时候的样子。
一个微笑,眼神,撇嘴的动作,虽然随时间与它们的原初已越来越不同,然而忽然之间,那个覆在最底层的浮上来。是一个最令人愉快的影子。

想到我们小时候一起过家家。假扮妈妈或者是生病的娃娃,医生或是售货员,煞有介事地,演错了要再来一遍。妈妈该说什么,医生该说什么,吃什么药,打什么针,样样都有讲究。

这些游戏,也许暴露了我们对生活的兴致与郑重。

而今我们到了这一出戏中,却常常不耐烦,常常想着要超出戏外,做一个万事不关己的人。

然而,除了哲学家,这对任何人都可能是最没聊的。

 

今天终于在七点钟之前起床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月 31st, 2008 at 上午 9:06 and is filed under 猛虎与蔷薇.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