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4th, 2008

有一天早晨,一个年轻人发现他的舌根有些发沉。他以为是晚上忘记关窗户,被风吹感冒了。因此他灌下一大杯水,并服了两颗感冒药,照常去上班。

  到了单位门口,恰好遇见他的同事,一个姑娘,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他张嘴要回礼,却感到舌头依然像一根失去了弹性的铁皮,怎么也不能迅速地卷不起来。早——!最后他说。而他实际上想说的是早上好三个字,后面两个字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发出来了。那个姑娘并未觉察他的诡异,径直先进门去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竟不由自主地发出了第二个字:上——!这和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已经相隔了大概一分钟。他诧异地站在原地,感到第三个字正缓缓地以植物生长的速度从他的舌尖上卷起来:好——!

  他的泪水夺眶而出,转身离开了他本来打算进去的门。他生病了,不是轻微的感冒,而是一种语速越来越迟缓的疾病。正像人的衰老一样,双腿会越老越沉重,走路的速度会越来越慢。他现在的语速是每分钟一个字,也许明天,就会变成每五分钟一个字。再过一年,他可能要每半个小时,才能吐出一个完整的字。这样下去,谁还会愿意听他说话呢?

  为此他决定远离城市,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去生活。或者干脆一个人生活,像独自出没的野兽一样。而那时,他将闭嘴不言。他的脑海中,将偶尔闪过词语越来越绵长的回音,就像彗星拖着长长的雪白的尾巴,每七十年或上百年光顾一次地球。在此期间,脑海中是一片黑暗,如宇宙深不可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二月 14th, 2008 at 下午 6:00 and is filed under 非小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