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6th, 2005

对着墙壁唱歌:
――写给你的最后一首

好的,小鸟飞走了,我就自己来唱歌,
预备!开始――
我爱虚幻之物
爱它在尘世的影子

转告妈妈吧,
说我正在努力学习
不久就能学会爱一些具体之物
兔子的红眼睛,我的塌鼻子

转告我亲爱的朋友
说我正在练习飞行
从一棵树到另一棵
南边的是白杨,北边的是悬铃

为了从不同的面容
辨认出同一个
为了我不能知道的
果核深处的秘密

你说,时间
我说,糖果
摊开双手,你知道
除去丢失的,我们谁都没有太多

你说,空间
我说,绳索
走过去再走回来,我知道
除去命运,我再没有其他依凭

因此我爱,那块危险的石头
爱你站在上边,
还要向深处张望
――我站在另一颗上面

但我错了,我们来讲一个故事
一枚坚果和另一枚
谁都没有力气打开另一个
说,让我们变成同一枚

想象过吗,死亡是一只松鼠
它跳过来,把我们埋进秋天的泥土
春天,从你到我
是从一棵白杨到一棵悬铃

让我努力练习飞行吧
让我用时间来消除空间
在你和我之间往返
直到我落在自己的脚下

我在穿越自己坚硬的外壳
我在穿越自己的迷惑――在生长
我真想说这和你无关
但除非,这世界再没有什么与什么相关

哦,我知道,我应该爱具体之物
爱你没有力量热爱的尘世
爱日光,尘土和噪音
污染的河流与盲目的人群

还有,简单的大海
和你描述过的遥远之地
但还有什么,
会比我的迷惑更加具体

或许我更应该
在墙上刻上日期,年,月,日
对自己说,忘记吧
从现在起,我们来学习遗忘

对季节说,你来学习忘记流动
对小鸟说,你来学习忘记飞行
对黑暗说,你来学习忘记遮蔽
对白昼说,你来学习忘记澄明

最后让我们一起
从幸福和痛苦中毕业
从迷惑和虚无中毕业
从你毫不眷恋的尘世毕业

然后到哪里去呢,
不,不到哪里去
时空中再没有来去
也没有来去之间的遭遇

但为什么还是无法逃脱
有人正把我砌进一堵坚实的墙壁,有人在唱歌
如果你入睡时正好面对着它
能否听到里面枷锁响动的声音

是谁,是谁
把那些最先打碎自己的人
垒进更深的孤独之墙,还要对他们说
学习遗忘吧,如果你热爱尘世

如果,你还因为爱最先打碎了自己
如果,你还因为爱最先打碎了自己

但他也是为你垒墙的人
是为整个世界垒墙的人
我们无法找到他,他总是
一边干活,一边唱歌,从不疲倦

从此,我会在一堵墙壁中
听着他在远处唱歌
由此知道,你也在某个地方
在另一堵遥远的墙壁中

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让我从现在开始
学习用墙壁夹住漂浮的心
学习对着墙壁轻轻歌唱:

――我爱虚幻之物
――爱它在尘世的影子

哑孩子
2005年3月16日凌晨于知春路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三月 16th, 2005 at 下午 12:11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