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6th, 2005

                                                 
    有一段神秘的时间,米米发现早晨自己总会在不同的地方醒来.有时是在一棵正在开花的苹果树下,有时是在一口水井边上,还有一次是正走在路上,有人问她:米米,这么早干什么去呀?米米就咕哝着回答,啊啊恩,然后绕个弯儿回家.幸好这些地方离家并不太远.
    可是,一次醒来后,米米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那天早晨,应该是早晨了,天还黑着,屋子里什么都看不见,米米摸索着墙壁去开灯,却发现墙上的开关没有了.再摸摸周围的墙壁,也没有.米米顺着墙根,摸到记忆中门的位置,发现门也不在了.米米沿着墙壁一直摸下去,终于明白自己根本不在昨晚睡觉的房间,而她也根本不是睡在一张床上.脚下的地很不平,布满了高高低低的突起,一会儿是一个下坡,走几步就又变成了上坡.米米转了一个圈儿,居然回到了刚才起身的位置,原来那不过是一个像小凳子一样的突起.米米坐下来,想哭,终于还是忍住了.在这个时候,哭有什么用呢?
    这是一个既没有门也没有窗的球形物,米米现在就在它黑乎乎的肚子里.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呢?米米想着,用手去敲墙壁.嗵嗵嗵,墙壁发出木头的声音,像一口大箱子.难道是一个空心的大木球?米米猜测,如果是个大木球的话,会不会滚动呢?她试着朝一个方向走去,果然,木球朝米米走的方向滚动了.啊!米米惊叫起来,一下子来了精神,又朝前很快走了几步,木球滚得更快了,米米脚下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米米很快就爬起来了,她试着朝一个方向跑起来,于是脚下的球也跟着她的脚步越来越块地滚起来.
    这下子米米可乐了,她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么有趣儿的玩具呢.好在木球里边没有特别大的障碍物,虽然黑乎乎的,米米也没有摔太多的跤.尽管如此,米米还是一连三次在那个小凳子一样的突起那里摔了跟头,最后一次把左边的脸磕破了.不过,米米一点顾不上疼,继续在球里跑来跑去.因为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更好玩儿的办法:朝前跑一小段再倒过来跑一小段,这样木球就会像个摇篮一样左右摇晃了.
    这么玩儿着,米米满头大汗,把什么都忘记了,好像呆在这个黑乎乎的大木球里是理所当然一样.
休息了一会儿后,米米才想到呆在这个大木球里出不去是个严重的事情.怎么办呢?米米又敲了敲墙壁,嗵嗵嗵,还是木头的响声.不过,很快米米就有了一个好主意,如果这个木球朝一个方向滚动会有什么结果呢,比如,会不会像颗鸡蛋一样从桌子上滚下去,摔碎在地板上?啊,真是太有希望了!
    米米于是站起来重新滚动木球.这次她认准了一个方向,不再闹着玩儿了.滚啊,滚啊,米米觉得自己的两条腿都已经发软了,这个大木球还是没发生任何意外.大概滚出去多远啦?会不会滚到家门前呢?可是,就算能滚到,爸爸妈妈也不会知道米米在里边.如果米米在里边喊起来,说不准爸爸会吓得还一脚把它踢得远远的呢.米米躺在球底琢磨着,心里有一点点沮丧了.
    可是,过了不一会儿米米就又跳起来了.不成!这样躺着肯定不是办法,还得朝前滚!对,超前滚,就有希望.这样想着,米米脚下加快了速度.
    米米在里边小跑着,木球也跟着她的脚步轰隆隆地滚啊滚.谁都不知道这个大木球要滚到哪里去:不知道它会不会像鸡蛋一样掉到桌子下边,或者是像栗子一样跳进火中,更不知道会不会像彩色的玻璃球一样落进老鼠洞里.好多的可能啊,但对米米来说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必须滚动木球,一直滚下去.
    突然,米米的木球撞到了一个东西.砰的一声,米米被震得在里边摔了一个跟头.啊呀,米米摸了一下被撞疼的脑袋,赶紧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外边的声音.哈,真是的,撞得太急,木球又被弹回去了.米米站起来,小心地挪动脚步,让木球慢慢滚动.终于,她听见一声轻轻的碰撞声,然后感觉到自己的木球靠在了一个物体上.她用手敲了敲撞击处的墙壁,墙壁发出的声音明显地不一样了.哦,米米长长吐了一口气,坐在了地上.
    接下去,米米决定不停地让木球滚动撞到刚才的物体上,直到木球被撞坏为止.据刚才的撞击来看,那应该是一个固定的物体,比如说一面墙.米米被这个希望鼓舞,一下子又跳了起来.她在木球里前前后后地跑啊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要命的是,木球每撞墙两次她就要摔一个跟头.因为双手用来捂耳朵,就不能用来保持身体平衡,所以她的一双手只好捂耳朵和保持平衡交替进行.最后,米米终于跑不动了,而木球,敲敲墙壁,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米米把木球最后一次转到小凳子的位置,坐在那里,小声地哭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呢?米米觉得肚子里有点饿了.她捂着肚子,眼巴巴地望着看不见的球形屋顶.多么坚硬的一个木球呀.米米想起自己曾经用嘴去咬一颗核桃,结果磕坏了一颗牙齿,最后还是妈妈用锤子帮她砸开的.难道它会比核桃还要坚固吗?可是谁又会有这么一把大锤子把这颗"大核桃"砸开呢?想到这里,米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真可怕啊.

    就在这时,米米听到一阵由远而近的轰隆声,跟自己木球滚动的声音很像.这声音越来越近,米米甚至能感觉到脚下的地在微微地动了.最后,米米的木球终于被轻轻地撞了一下,并稍稍滚开了一点儿.同样能够判断的是,对方也被弹回去了一点点.
米米坐在小凳子上没有动.她真是不想再动,也没有力气再动了.
过了一会儿,米米的木球又被轻轻撞了一下,只是这一次更轻,撞击之后,双方都没有被弹回,而是轻轻靠在了一起.
    米米猜想,可能对方也是一个大木球吧,也许那里边也有一个"米米"?想到这里,米米不敢乱动了.如果她动,她的木球也动,或者是对方的木球动,他们就可能永远也碰不到一起了.两个在木球里边的人,要操纵两个木球碰到一起,无论如何都是困难的.嗯,很困难.米米朝自己点了点下巴.
米米抬手,想敲敲墙壁,看是否有人回应,但是她停住了.因为,她忽然听见有人在唱歌.歌声隔着两层墙壁,很细小了,但还是可以听得清楚——
木头球球,我在球中,滚来滚去,春夏秋冬。
木头球球,你在球中,滚去滚来,无始无终。
……
……
这样唱了两遍,歌声没有了。
    米米坐在小凳子上,听着从隔壁传来的这首歌,开始静静地流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很难过,这一天最难过的时候就是听到这首歌.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一首歌如此难过过.
安静地,安静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三月 26th, 2005 at 下午 1:28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