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7th, 2006

——致一位朋友。

作为一个孩子,我久已听说他的大名
但今晚你带他来见我
十点钟,冒着街上的小雨
搭乘同一辆计程车

我不知道他和你一同前来
天气不好,又这么晚
为整个宇宙,他已工作了一个白天
现在该安卧在他的吊床上

你回忆儿时为一个念头受到的责备
却不知道我觉得它多么美好:
多么美好——人长大了就会变成一家人——
我相信,连上帝也会对你默默赞许

而我太小了,我的小小的存在
让我不敢拿我的问题问他
只能低下头,不停地,喝茶,喝茶:
我手中握着温暖明净的茶水

便是他的恩慈。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五月 27th, 2006 at 下午 5:11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