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11th, 2009

重要的事都是秘密的,秘而不宣的。
如此它才能保持特有的密度和质量。
倘或开始传播,酒精或香气般在空气中传播,
就意味着它开始解体、消亡。

人只看见地面上的树,壮观或潇洒,也知晓它有庞大的根系,
但却并不能亲见它在黑暗中建起的那座秘密大厦。
这才是重要的。因为有时上面的死了或者不美,
地下的却活着并在行进,并且和美不美这些闲言碎语的评判无关。

所以我总觉得,有一个内在的自由的世界。
并且是太自由的世界,真空一样无所依傍,万物漂浮。
但如果愿意,却能够建立秩序。
而前提是,它必须是与世隔绝的,秘密的。
当你进去或出来的时候,要把门锁好。甚至根本不应该留下门。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月 11th, 2009 at 下午 1:33 and is filed under 非小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