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7th, 2009

  早晨我们穿过小公园的时候,几个工人正在修剪合欢树的枝丫。修剪下来的枝条放在了一辆卡车的车斗里。
  L说,不会是拿去当柴火烧了吧?这个真不知道呢。几天前环卫工人将落叶都搜集了起来,堆在小公园的广场上,后来也被卡车运走了。真希望这些落叶和树枝,被用在了最有意义的事上。
  写下这句话时,仔细琢磨又觉得好笑,对于落叶和枝条,怎么会有是否有意义的区别呢?也许我只是想说,不要浪费掉它们吧。可是即便人不去收拾,这些树木和枝条也会在自然界自行循环,更没有浪费不浪费的说法。那么到底,我要说的是什么呢?也许是这样的:不要辜负了这些植物的好吧。因为看到有人来收拾落叶和枝条,我感到很高兴。

  然后我们还看到落光了叶子的玉兰树,枝头上毛茸茸的,像是每一根树枝的顶端都生着一个毛笔的笔尖。
  恩,难道那就是明年春天的玉兰花了吗?Z说。
  是啊。就是。我赶紧回答。一谈到植物的事,我总是很不谦虚,自己所知的那一点点都要尽数倒出来。继而想起今年玉兰花开的时候,日日从小公园穿过,心里急切地想知道,到哪里可以弄到一棵玉兰树,好种在老家的院子里,让爸妈也瞧瞧它们开花时是多么好。
  于是到网上去查,才知道一棵玉兰树要好几百块钱。不过,看到玉兰树可以用种子种出来,又高兴了。想,等到小公园的玉兰花谢了,结了种子,再去搜集一些,岂不更好?可是一直到玉兰树芳华落尽绿荫如盖又落尽了叶子,也未寻得它们的种子。今天一经提起,我又变得急切起来,到哪里去寻一棵玉兰树呢?

  喜欢玉兰树,是因为这种树的确是美煞人的一种树。但隐隐又觉得,美这个词与它不甚相配,简直是风华绝代。
  一个春天的早晨,我散步到了使馆区,看到一个院子里一棵高高的白玉兰,拔地而起,越过了两重搂,一树洁白,风神飒然。我在那个院子外静立了很久,看着它,爱慕不已。想起母亲曾跟我说,小时差点给我取名叫玉兰。我当时大呼,幸好你没有啊,多土的一个名儿。可母亲不这么认为,她说,玉兰花,很好看哪。想必她曾经在某处见过玉兰树了。这种树在乡野是绝没有的,那么就是在她很年轻时曾短暂地在城市生活的那一段时间了。那时她一定是在城市的公园或道旁看到了开花的玉兰树,留下了美的印象,才会拿来给后来的我命名。之所以未能实现,大概是因为和相近的人重名。
  玉兰树的确是城市里的景观树。在乡村,只有那些既能开花又能结果的树,才是值得房前屋后种下的。但是现在,我独独想种一棵玉兰给母亲的院子,只为春天的时候,它会开出那样的花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一月 27th, 2009 at 上午 10:13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寻找玉兰”

  1. Match Says:

    第一次,是在石家庄第四肿瘤医院的院子里见到玉兰。美得叫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