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11th, 2006

很久没有更新,下面贴上来的是最近在忙活的东东。虽然自己觉得很费心思,仍有粗制滥造之感。好在,感到困难是一件好事。

饮水(袁可嘉译)

她每天来打水,每一个早晨,
摇摇晃晃走来,像一只老蝙蝠。
水泵的百日咳,水桶的声音,
桶快满时响声逐渐减弱,
宣告她在那儿。她那灰罩裙,
有麻点的白搪瓷吊桶,她那嗓门
吱吱嘎嘎地响就像水泵的柄。
想起那些夜晚,满月飘过山墙,
月光倒穿过窗户映落于
摆在桌上的水杯。又一次
我低下头伸嘴去喝水,
忠实于杯上镌刻的忠告,
嘴唇上掠过;“毋忘赐予者”。

    在日常中,那些环绕着我们的、最重要的事物,被忽略似乎成了它们的命数。然而真理并不在高深处藏身,而是如同蒙尘之镜,抬手抚去,即明光乍泄。水,打水的人,以及饮水这一和人类一样古老的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人们不是早已忘记,而是从未有所意识。希尼这首诗所表达的仍然是一个简单的主题:饮水思源。但这却是一个蒙尘的真理。诗人用精微之笔,把一个老妇打水的过程描画出来,正是在耐心除去蒙住真理之光的尘埃,每一个细节的呈现都在闪烁光芒,直至诗篇的末尾道出《圣经》中古老的训诫:“毋忘赐予者”。这赐予者是谁?打水的“摇摇晃晃”的老妇人,锈迹斑斑的水泵,白搪瓷吊桶,还是这杯中明净清凉之水?也许都是,但必有一个最高者使这一切成为可能。当我们低头饮水,请在心中赞美造物,感念他的恩慈。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六月 11th, 2006 at 下午 3:0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