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8th, 2009

早晨,在一张新闻图片里,
我看见了它:一头死去的幼鲸
深灰油亮的身躯
正沉沉压在一台起重机上
尽管死已是终结,它却不得不
再等待片刻——
等待被运走,被处置
被聚集在四周的侏儒般的人群
围观,议论,猜测
那么,谁曾怀疑海水的力量
就来看看这庞大的肉身吧
想想
它曾带着它的影子
如何在海里像云一样四处漫游
仿佛时间没有尽头,每一刻
都沉醉在永生里
但现在,它,是死的,从头到尾的死
从它长廊般黑暗幽深的腹腔
传来一声声低沉的叹息
如同它的回声,你还会再听到这个声音
在每一把大提琴的琴弦上
诉说着:
这死亡是多么巨大而沉重!
你看那台红色起重机
不过是又小又脆弱的儿童玩具
人类的玩具
那驾驶员紧绷着脸,好像也
使尽了全身的力气
一顶蓝帽子,遮住了
他朝向世界的眼
那里面到底是恐惧还是冷漠
无人再能知晓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二月 18th, 2009 at 下午 2:31 and is filed under 未完成的苹果树.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