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5th, 2005

你是弓箭手,还不明白吗
白天射伤了他,
晚上把手放在他的伤口上

让他的疼痛变成你的疼痛

不要叹息,在他的身边轻轻躺下
如同在古战场,一个战士和另外一个
在黑暗的大地,并肩休憩

但我一想到,你竟然想到安慰
把他比做秋天的心脏,不得喘息
我再也不能容忍这样的重负

让孩子来安慰这个世界上疲惫不堪的人,
让他把小手新生的树叶一样
放在最幽深的伤口上!这是谁的主意?

我只能说,你的箭矢洞明一切
我很羞愧:我竟然受伤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五月 5th, 2005 at 上午 10:3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