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0th, 2004

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
忧伤就像小猫 轻手轻脚
偎到我的脚下
仰着头 不肯离去

它穿过老屋黄泥剥落的门洞
跳过青石窗台
它的影子留在泛黄的窗户纸上
它不去管案板下老鼠的窃喜

我坐在潮湿的地上 
屋顶的木头像咬紧的牙齿 
有一天它们会全部松动 一头栽进土里
我 不去管木格窗光线的昏暗

我和我的小猫 仰望着屋顶
蝈蝈们列队从空地上走过
发霉的气息 像轻柔的水纹 
跳着 牵着手 把我们围在中间

我能给你什么呢 小猫
你这么长久耐心地在我的脚边?
当我离开童年 我的心是一列货车
再也不能为你腾出一个位置

你的家在哪里呢 有没有一个主人
或者你也和我一样 
头顶水波的帽子 四处流浪 
总想着要自己主宰自己?

你悄无声息地走近
会不会又不做告别地离开
你仰望着我的眼神 叫做忧伤
和绝望有没有关系?

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
小猫 我真害怕看不见
你跳过窗台 又穿过门洞
越走越近的影子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七月 10th, 2004 at 上午 1:1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