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st, 2010

      出门才发觉下了小雪。落在路面的雪花已经融化,水光里倒映着挂在树上的红灯笼,路边灌木上则一片皑皑。年过完了。只有过到这里,才在心里松一口气。虽然其实原本也没有多么如何。说的是昨晚,送闪闪回去。烟火的起灭似乎已与我无关。只有细微的雪花落在衣服上,帽檐儿上,带着丝丝凉意。春天就要到了,它们还这样恋恋,是不是让人也有点不舍呢?不过,说真的。其实我也没有想这么多。好像一切一切都来不及细想一样。
     昨天闪闪忽然跟我说,等她读完了书,就回焦作去,在那里工作,有一所自己的房子。我说,你这么想真难得,那么就快点回去吧。我是随口一说吗,我不知道。但是闪闪开始这样思考,总归是好的。从小父亲就说她是钻牛角尖的老鼠。这一回阿鼠决定试试别的牛角,当然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不过,我知道这其中她所付出的努力。说努力这个词都太浅淡了。
     还有小黑在珠海。半年的班主任把她变成了一个忧郁的小胖子。她失眠焦虑不想工作,在过年回家接受半个月的现实教育后,决心努力工作好好赚钱。但是,如何才是尽头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三月 1st, 2010 at 下午 5:17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2 Responses to “心里想的这些人”

  1. 蜗角巨人 Says:

    根本就没尽头…人们只是这么问着问着直到问累了,就不再问了

  2. bayaya Says:

    我一直想写一个巨人的故事,这个签名一下给了我灵感,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