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3rd, 2010

#那一回谈起了大学时早逝的一位同学。我是记得她的,电影镜头一样非常清晰的印象。有一次在操场边的那条路上,她穿着红裙白衫,或者是白裙红杉,迎面地走过来。那么季节就应该是夏日前后了。也许正是事故的不久前。我不记得自己当时什么样子,不过一定是灰扑扑的和在草里打滚儿的麻雀差不多,所以才会对这个女孩儿的美过目难忘。就那样,她云一样轻盈地从我身边飘过去了。在同学的四年时间里,我们可能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在毕业前夕,她的名字和一场凌晨的车祸被我们重复地提起。每一次,我脑海里浮现的就是操场边上,那个红白衣衫的女孩儿——我对她,再也没有别的印象了。但这一次,因为什么原因我们又说起她。我脑海里出现的虽然还是那一幕,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了。

 

#住在芍药居的时候,每天都要穿过小公园。时间久了,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每次走到花坛附近的时候,总会碰到小高先生。总是穿着一件蓝色户外衫的小高先生,是个高个子的外国人。他的样子像是普通人的身材被拉长了一样,细细的。因为腿长,所以他走起路来总给人慢悠悠的感觉。与此同时,他的脸上终年累月地挂着一个慢悠悠的神秘微笑。而他的目光,也好像总沉迷在自己的思考里。

有一次,我出门的时间早了一些,一路上都没有碰到小高先生。但当我到了单位小区的门口时,天哪,我看见小高先生正从小区里出来——原来他就住在我天天上班的地方!看着他慢悠悠沉思着走过,我真怀疑他天天上班的地方就在我住的小区里——虽然那绝无可能。

搬家之后,步行的路线变化了,再也不会遇见行星一样准确的小高先生了。于是,在另一条每天必走的路上,有一天文广说,你注意到没有,我们每天下班都碰到一个严肃的外国老头,他好像也是天天在上班、下班……

——这让我想起了星空。我总搞不懂,那么浩瀚的浩瀚的星海,古人怎么能辨认出那么多星星呢?我一看到就眼晕就心虚的星空,他们怎么就能了如指掌呢?不仅如此,还能预测风云,真是太了不起了。
    通过对路人甲路人乙的观察成果,我终于认识到,这当然是可能的——虽然我们不知道的,永远要远比知道的多得多。一
个问题:为什么我发现的总是外国先生呢?嗯,因为特征明显,好辨认呗。正如站在星星底下的时候,人们总是问,那边那个很亮的是什么星?于是它很早就有了自己的名字。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三月 3rd, 2010 at 下午 3:35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