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9th, 2009

    “你记得昨天我说你是个怀疑论者,对吗?你知道怀疑主义者是什么意思?这里我找到了依据。我念给你听……就是说,认为事物表象后的本质(以及存在还是不存在那样的本质),都是不可知的,因此要对其中止判断,不做探究。因为这样的探究只会徒劳无益,扰乱宁静。
    “但是怀疑主义者也意识到,一旦将怀疑的精神推至极端,便会导致思想的瘫痪。在追求知识的过程中,温和的怀疑主义是必要的,但怀疑论本身就像是泻药一样,带有自我否定的因素,最终会连同其质疑的对象一起被排出体外。因此,它只是思想的放松剂。不能将怀疑主义推至日常生活,因为没有人能靠泻药生活。
    “比如,怀疑主义者会说:一切都是不可信的。但这显然也意味着,这个判断自身也并不可信,它有可能是错误的…… ”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月 29th, 2009 at 下午 2:16 and is filed under 阅读笔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2 Responses to “怀疑论”

  1. zhuaxiaomao Says:

    我不认为事物表象后的本质不可知,但我认为它不那么容易知道,因此要谨慎判断,并且一定要深究。哪怕探究徒劳无益,扰乱宁静。
    我认为怀疑的精神不可能推至极端,只能趋向极致。并且,怀疑也没有温和和激烈之分,要么怀疑,要么不怀疑,不存在左右为难的怀疑,或者半信半疑。
    怀疑会怀疑怀疑自身,导致放弃某种怀疑,但那是表面,实际上放弃的不是怀疑,而是对某某的怀疑。因此,所谓的思想放松剂功能实际是一种探究的间歇。如果不能将怀疑推至日常生活,那么人们就生活在慵懒无为中。
    怀疑主义者会说:一切都是不可信的。这显然也意味着,他对现实的很多判断不太肯定。但对这个判断自身也是确信的,尽管他表面看起来可能是错误的,是一个悖论……

  2. HC Says:

    我倒是觉得,如果怀疑论者不同时怀疑自我和自我判断的话,就不能称其为真正的怀疑论者了…似乎,怀疑还暗含着一种寻求确定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