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7th, 2006

迫在眉睫的事情还是提不起精神来。忽然勇气倍增,忽然又意志消沉。走在路上,像个士兵一样甩开胳膊,迈着大步,好像如此就可以迅速穿过。困境。在困境中完美。

傍晚时分操场上好生喧哗,入夜后渐渐安静下来,只是耳边仍是潮水一般。在他们玩过的地方,长凳子倒着。那是他们整个下午的攻击目标,一个假想中的球门。我把它扶起来,坐在上面。多么空的球场,夜晚笼罩的操场。多好,仿佛他们仍在奔跑,仿佛他们奔跑时的欢乐仍在。

我仍旧时时想到地球,尤其是在空旷的地方,或看入夜的天空时。感到它巨大、沉重但又温厚地在宇宙中徐徐前行。想象它一会儿被太阳照亮,一会儿又在黑暗中。而自己站在它的表面,永远像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微渺,无望。去年五月写的东西,翻出来,似乎时光只是在原地打了一个转。

你不知道这旅行,
我们是在同一颗星辰上

旋转的球体,载着我们
穿过宇宙的黑夜,漫长的路程

多么欣慰,它有蔚蓝的颜色
和来自星系中心的光照
从它的心中涌出树木和花朵
曾经被我们的祖先反复赞美

多么适合,如果它还是我们
共同热爱的家园

但还在这同一个地方
我们早已经分离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五月 7th, 2006 at 下午 9:49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