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th, 2009

1.
第二回梦见水坑,梦见自己很想扎到那个水坑里游泳。这个水坑,它代表了我现在的游泳水平和渴望游泳的心愿。也代表了我目前的生活。我怎么没有梦见一条河,河面苍茫,若与天接?哼,就算梦见了,我肯定也不敢下去。再渴望那一种水中的自由,也会害怕双脚离岸,害怕自己完完全全地自由了……所以我两次在梦里对着一个泥汪汪的水坑欣喜若狂,指望在那里面能勉强浮起来,前进一米二米三米四米……

2.
爱人是不是一个他者?可以肯定,不是。而是一个“你”。我与你。“你”是在场的,近的,面面相对的;而“他”已淡出心扉,是一个场外之人。推而广之,是将别人当作他者,还是一个可与交谈的“你”,会是一个绝然不同的起点。而你会遇到许多不可理喻的人,其中可能包括自己。所以不必因任何具体或曰偶然的经历而改变自己的理念。人要离开自己的中心,才算是来到世界之中。

3.
选了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愿我自己不要干任何有用的事”,主编让我解释,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做一个有用的人?我说那是外国人写的诗,然后又打了个庄子里的比喻(我讲不好),又讲了一个养活儿子你首先并不是指望他升官发财的例子,好像还是不太能说服她。 这个我也很理解。不做有用的人,不当砖头瓦块螺丝钉,不是挖社会主义墙脚吗?诗如下:

愿我的心永远对小鸟们敞开

它们是生活的秘密

不论它们唱什么歌都比去认识要好

如果人们听不到说明他们老了

 

愿我的灵魂四处闲逛

饥饿而无畏 渴望而敏锐

哪怕星期天我不该这样

无论何时人们如果正确就不再年轻

 

愿我自己不要干任何有用的事

愿我爱着你比真爱还多几分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傻瓜 不会

用一个微笑把全部的天空盖在身上

 4.那么,根据条款2,我是不是应该沮丧一下?也许有一点吧,但是,这太正常了。我与她有着不同的生卒年,我们的想法是两种不同的历史物质,这种奇妙的属性差异有利于电流的产生。它令我意识到,我们各自的念头来自何处,它可能并不是我们的,虽然它由我们的脑海冒出来,我们亲口说出了它。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一月 20th, 2009 at 下午 1:18 and is filed under 流光正徘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