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7th, 2005

还是在念中学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一次周末回家,
妈妈看着靠在门框上的我,对我说,不知道你会长成个什么。
她说话的时候看着我的脸,认真得不得了。
当时我在想,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好象是从日常中跳了出来,成了一直没有再离开过我的问题。
即便现在我也还是常常问自己,我会长成什么……
尽管,呵,可以长得余地已经越来越少了。

我一直以为我所做的一切,必定是在朝一个方向而去。
不管别人如何说目的的坏话,对于它的深信不疑,仍然是我的一个……长项。
这么说真难为情。或许这正是愚蠢之处呢。。。

会长成什么?一个胡萝卜,还是一个白萝卜?这是早已经决定了的。
这我早就知道。想必妈妈也知道。但她还是会问,当然是有道理的。
在时间中,总有一些是已经形成的,有一些是等待成形的。
前者使万物不偏离它的本性,在自己的界限之内;
而后者,那等待完成的,在过程中展现自己。
前者与后者的关系就像,任何果实的生长:
它们永远是某种果实,但却永远有丰盈和不丰盈的区别。

因此(呵,我觉得这里边的因果很鲜明),
怀着如此明确的目的性,我完成那属于我的后半部分。
边界是确定的,我们只是去填满它;
但也不确定,因为在哪里停下,哪里就会成为边界。
比如说,一朵苹果花如果开在夏末,到秋天时,
它的果实就只能停在别的果实早已经走过的弧线上。未完成。

也许自然界中有千千万万的未完成,但这不是一切未完成不值惋惜的理由。
我为自己的深信不疑感到惊讶。为什么我如此相信,万物竟然一定要完成自身呢?

如果没有想到这些,我肯定不会为懒惰愧疚。
这大概是我的强迫症的根源。。。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一月 17th, 2005 at 下午 11:21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