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4th, 2012

我最近发现,每个周末,我和树爸爸都要带小树去一趟家附近的儿童商店。每次出来,除了目标商品,总会另有收获。当然,只有一只气球是免费的。刚开始,我并不觉得什么。养小孩嘛,肯定要花钱,并且,如果掏钱包的速度不够果断,都会落入自我谴责之中。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小朋友的错事。更不要说后面还跟着一连串的自我怀疑:我到底有没有足够的生产力,来保证小朋友正在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为了暂时打消这种疑虑,我要做的就是,更加毫不犹豫地购买,以让自己产生压力,并寄希望于这种压力能转化为源源不断的动力。

这当然,是愚蠢的。

其实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熟练的消费者。我不太会逛商场,基本上也不会用淘宝。实际上,我缺乏那种人们不厌其烦地挑选商品的耐心,以及此中的乐趣。这肯定与我小时候拮据的生活有关。幸运的是,我没有在挨过饿之后变成一个胡吃海塞的胖子。节制一直是我日常消费的一项准则。不是有意执行,而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违背了这一习惯,我会感到不安。所以在别人眼里,我肯定是一个对自己很抠门的人。而另一方面,我也有超出他们想象的慷慨。而在我看来,我不过是把钱用在了它最该用的地方。

小树打破了我这种长期以来维持的平衡上。不过,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是正确的。毕竟,周围所有的妈妈们都在说,要给小孩最好的成长条件。这当然就包括,吃好的奶粉,穿好的衣服,上贵的幼儿园,玩好玩的玩具。这些简直不需要多加思索。尤其是吃的玩的穿的,贯穿在每天的时时刻刻。随便带着孩子去超市逛一圈,都不会空手而归。有什么理由不满足这个小人儿呢,如果能让他高兴一会儿,哪怕就五分钟?

但我要说的是,NO。

没有哪个妈妈是自动提款机,而每一个小孩更不应该变成时时刻刻都要得到满足的暴君。这么说有点可怕,不过这样一点一点培养下去,恐怕是必然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缘于我最近一次的购物经历。往常一样,我们带着小树走进儿童用品超市。几个售货员(实在地说,他们的导购真多,而超市实际上并不需要那么多导购,对吧?)看见我们进门,都笑容可掬地冲小树招呼:来啦,宝贝儿!那感觉就像我们是在朋友家串门。要知道我多享受这种感觉,而同时我也产生了一种幻觉:这个儿童超市的每个角落都友好亲切,真的像朋友家一样。我简直要忘了它的每个商品背面都还藏有一个小秘密:条形码。

照例,女导购一面问我们需要什么,一面逗着小树。我也兴致盎然地让小树给这位亲切的阿姨摇手招呼,然后告诉她我需要一个奶瓶。她给我推荐了一款软硅胶的粉色奶瓶。由于我选的是一个140毫升的小奶瓶,奶嘴也相应是S号的。但对一岁的小树来说,S的奶嘴流量太小了。我问导购有什么办法把奶嘴的流量变大,她建议我再买一个L的。那么原来奶瓶上的这个怎么办?难倒要白白浪费掉?也许就是在这时,我意识到这位亲切友好的导购员,完全站在推销商品的立场上。我才不是她来做客的客人,我的小树也不是她的宝贝儿。

接下来,她让我心里原本一闪而过的想法清晰化了。

临走时我们路过玩具区,我看到一只小孩可以骑在上面的充气小麒麟,便把小树放在上面。当然,我顺便打听了它的价格。不贵,才五十块钱,现在正在搞促销。导购回答。小麒麟的确很可爱,小树也显出很高兴的样子。但是,我在犹豫:家里的地板已经快被玩具占满了,而小树才刚刚一岁,真的有必要买吗?于是我说,我们不要奶瓶,买这个小麒麟好不好?我的本意只是逗一下骑在小麒麟上的小树,顺口而出。不想,旁边的导购立刻急了:玩具是玩具,奶瓶是奶瓶,怎么能互相替代?语气充满嘲讽挖苦。在一刹那,我立刻断定她肯定认为我是一个抠门的妈妈。而我这个抠门的妈妈竟然一时语塞。她接着又说道:就几十块钱的事,孩子喜欢就带着呗,能玩好几年,我家里就有一个,我孩子三岁了还在玩……但我已经被她彻底搞烦了,她的激将法没有奏效。而我也不打算再挽回一个慷慨大方的好妈妈的形象,我们带小树不假思索地离开了那家儿童超市。当然,一走出店门,我就开始说那名导购的坏话。不过反过来,如果她不是那么赤果果,我还不知道迷醉多久呢。

既然慷慨大方的好妈妈形象已经倒塌,我不介意恢复我的理智,对我的小孩再吝啬一点。我要给她那些真正称得上好的东西,虽然它们有些是用钱换来的,但有些肯定不是。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七月 4th, 2012 at 下午 1:50 and is filed under 小树呀!.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成长”

  1. 顾此失彼 Says:

    在商业化运作下,看似关心,其实根本就不用心。爱自己的孩子,不是给他整个世界,而是让他知道整个世界。我理解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