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th, 2006

那天肚子疼得厉害,冒着小雨去买药。别人告诉我,过农业部再往前走就有药店。
果然路过农业部的大门。回来时我举着伞,鬼使神差地、直直地就朝那个大门去了。
无意中抬头看见站岗的人看我,才回过神来,一面不好意思地回到自己的正路上。
回去后一直暗笑自己,潜意识太强烈了,竟成了明目张胆:
我不过就是想看一看,这个农业部到底是个什么衙门,是谁让俺地老母亲在山上种了那么多核桃树?
那让俺地父老乡亲们在村子里刷满标语的又是哪个?
这么多年,只见过下雨(好雨歹雨),没见过龙王;现在到了龙王庙,到底也要进去瞅一瞅。
我这个心思,肯定跟我娘亲差不太远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在另一道街上看到一个牌子,上书:人民来访接待处。
在一家药店的窗户上看到大红的方块字:夜间售药,服务群众。
借用《武林外传》中佟香玉佟掌柜的话表达一下我的阅读感受:话肆好话,咋听着这么不对劲儿尼?
在这个处处为人民,处处为群众的、温馨祥的国度,我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像逃犯:
没有人接待;晚上去买药,人家也不卖给我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还有,这几天最闹心的事是,俺们宿舍楼路边的美人蕉花圃里长满了狗尾巴草。
不知道园丁师傅忘了咋地,就是不去料理。几场雨水,草和花比着长,大有拼个你死我活之势。
每次打那里经过,都想冲进去把那些草拔个干净。
可为什么不呢?当我向自己这么提问,连自己都傻眼了。为什么不呢?不就是想去拔草么?
大概是要在这么多来来去去的人眼里拔草,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觉得自己真是心怀鬼胎,都不好意思再从那片花圃走过料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20th, 2006 at 下午 5:06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