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8th, 2004

这些天来,没有确切的起止时间,我觉得自己很浮躁。
我想这就像这个季节一样,不可逾越,如同夏日果实。
所以我说自己喜欢夏天,喜欢骄阳似火,或者瓢泼大雨。
这一切首先意味着成长的快乐。
夏日并不意味着衰老,至少开始的时候不是。
树木叶子的形状趋向完满,更好地接纳日光和雨水,
鸟雀的翅膀更加茁壮,在空中划开道路,
河流水源丰沛,漫过堤岸,
屋顶反射着白光,水泥路热气蒸腾,
甚至我们淋漓不止的汗水,都让我觉得生长的快乐。
这一切都是向上的,向整个宇宙的中心聚拢,越来越近。
在这个季节,我把自己想像成一株热带植物,
像是从冰河世纪醒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
斑斓的色彩和势不可挡的生长速度,以及覆盖整片森林
的气势。每一分钟我都在造就新的物质,延展到新的空间,
好不吝惜地抛弃根底的枯枝败叶。
我要成为整片热带森林的森林之王,至少我有这样的野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8th, 2004 at 下午 9:22 and is filed under 阁楼上.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